江晚吟钓鱼

永远只会画大头,还不好看

【凛♀泉】就算变成了女生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


※一方性转 自行避雷
※就着女儿身不改本性的流氓栗x有点敏感害臊的老妈子泉
※欺负了一下薰尼
※已交往设定
※修了辆破三轮刚上路就爆胎
※没什么营养的小甜饼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 祝食用愉快♡










“整天和一群男人待在一起真叫人受不了,需要柔软可爱的女孩子来治愈,女孩子超棒的啊。”羽风薰的自哀自叹定时开始发作,带着哭腔抬手拭去并不存在的眼泪,一套动作下来自然流畅,悲伤呼之欲出,不知道真相的人倒还真会心生同情,守泽千秋就是一个。
大大咧咧的热血英雄嚼着面包凑到了羽风薰的身边,下一秒一道结实有力的巴掌打在了羽风薰的背上。

“想开点儿!”

“噗咳……!?”这突如其然的疼痛让羽风薰差点被自己没来得及咽下的口水呛死。
守泽千秋看到面部因猛烈咳嗽而扭曲起来的羽风薰,不知怎的得到了已无大碍的结论后,丢下一句哈哈哈哈哈羽风君的苦瓜脸消失啦英雄又做了一件好事正义必胜就跑去闹不远处正坐着认真办事的莲巳敬人了。
起反作用了啊我才不要被守泽君安慰?!羽风薰差点气绝,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又开始哭哭啼啼,相比之前的悲伤又添了份绝望。

“呜呜呜我的小蒲公英在哪儿?”

又开始了,真是烦人啊。看着羽风薰这副丢了偶像脸面的模样,濑名泉是不屑的。自称说是多受女孩子欢迎,也没见转校生多稀罕你,哼~♪
想到羽风薰多次在转校生那里碰壁的蠢样,濑名泉的心情突然大好,闭着眼嘴角上扬,好不得意。
本还在抱怨着的羽风薰敏锐地察觉到了濑名泉的小动作,瞬间就收了声。慢悠悠地晃到濑名泉所在的座位,双手撑在课桌上,低头看着濑名泉,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哈?干什么靠那么近啊?”濑名泉睁开眼睛,瞬间板起脸瞪向羽风薰,对他这种不符合人设的举动三分疑惑七分厌恶。
“别那么紧张嘛,濑名君。”羽风薰笑得灿烂,在不远处的守泽千秋却感受到了羽风薰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恶之气”,条件反射摆出了备战防守的姿势,被前一秒还在正常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的人的突然之举给吓到,莲巳敬人卷起手中的书给守泽千秋的脑袋瓜子就是一记,“好痛!”
“才没有紧张啊,要说什么赶紧说,马上就要到训练时间了,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啊。”濑名泉已经开始不耐烦,很不友好地要赶人走。
羽风薰表示已经习惯这样不友好的濑名泉,他摆出一个“安啦”的表情接着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濑名君就不觉得女孩子很棒……什么的吗?”

这人今天一定没吃药或吃错药了,濑名泉闻言面色变得有些复杂,看着羽风薰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概知道了他的意图,可并不想跟他多说废话。
“跟羽风君没有关系吧?”冷淡地回了句把问题与自己撇开关系,濑名泉起身抓起背包从羽风薰的身边走过,“时间差不多,先走了。”
羽风薰目送濑名泉离开教室,他长舒一口气感叹。

“啊反正,濑名君是体会不到女孩子的美妙的。”

然而天公不作美,这句充满恶意的话语被耳尖的濑名泉听到了。






已将近四月中旬,天气渐渐转热,闷热的天气得不到风的慰藉着实叫人难受。
暴露在太阳底下的濑名泉有那么一瞬间想去死,怕热、讨厌出汗的他早已开始烦躁。
啊好想去隔音练习室吹空调。濑名泉解开领口的两颗纽扣,扯了扯衣领消消暑气。在去隔音教室前他必须要去一趟摄影棚,有一个人他不得不去找。

朔间凛月。

虽然还是有点不想承认,但是自己的确是在与朔间凛月交往。直到现在濑名泉还不清楚为什么会答应朔间凛月的告白,也许是日久生情或早已有各自的小心思,当看到本来懒散困倦的目光变得认真,用糯糯的声音说出“我喜欢小濑,请和我交往”时,被这样难得一见认真的朔间凛月所蛊惑,濑名泉迟钝地点了点头,说好啊。
事后责备自己的草率,可仔细想想并没有吃什么亏。自己也是喜欢着朔间凛月的,两情相悦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
确定关系后,朔间凛月便开始变本加厉地缠着濑名泉对他进行一系列的骚扰。

“小熊果然是变态吧。”

跟往常一样本来是跑来摄影棚抓人,却被一把拖进厚重的棉被中压在朔间凛月身下,正想挣脱却被身上人牢牢扣住双手,随之而来的是热烈的亲吻。被吻得快要呼吸困难时才被放开,嘴唇分离后朔间凛月还有些留恋地又凑近伸出舌头舔了舔濑名泉微微红肿的唇瓣。两人从被窝里出来后,濑名泉瞪着面前一脸满足的熊,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是是。”朔间凛月点头老实承认了,“是只对小濑发情的变态哦。”
濑名泉恼羞成怒正欲发作,看到那张人畜无害的笑容就气不出来,最后只是抬手轻敲了一下对方的头骂了一句笨蛋。
“好痛哦要小濑抱抱~”朔间凛月假装很痛的样子趁势又要蹭过来,被濑名泉一把推开。
然后两个人就玩闹般扭打在一起,听到吵闹声前来查看情况的鸣上岚笑眯眯地打趣说啊啦小泉和小凛月的关系真好呢人家不打扰你们啦,不知是有意无意地捂住双眼转身就走。再然后两人打着打着嘴唇又贴在了一起,后来发生了什么也就不用多说。



“一定要让这只死熊好好使用手机,每次训练还得特地跑去抓人,超——烦的啊!”原本认命般地担当起搬运朔间凛月任务的濑名泉败给了炎热,一路嘀咕着气势汹汹地冲向摄影棚。
十分意外地,摄影棚开了空调。濑名泉一打开摄影棚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一瞬间获得了救赎。
视线锁定到了不远处的一坨棉被上,濑名泉走近看到棉被正上下轻微地起伏,确定了自己要找的人就睡在这里面。

“我说你啊开着冷气还裹着棉被你是不是有……嗯?”

濑名泉今天并不想好声好气哄人起床,一把抓住棉被就是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扯。
棉被里躺着的的确是朔间凛月,他那一头黑发就是标志。可原本的短发现在却长到了腰际,整一看人还小了一圈,合身的制服此时松散得像挂在身上一样。
濑名泉只觉得头脑发昏眼前一黑,这什么……女孩子?!
吓得濑名泉上前抓住朔间凛月的肩膀就是一阵猛摇。
“喂!小熊!别睡了醒醒!”
朔间凛月被摇的半睡半醒,睡眼朦胧地确认了来者后安心地整个身子要往濑名泉怀里挤。
被扑了一个满怀的濑名泉感觉到了对方的身体变得柔软,一时间对和陌生的身体接触感到有些不适应。无意间蹭过颈侧时还闻到了一股和以往朔间凛月身上不一样的香味。
这难道是羽风君所说的……女孩子的体香?不适应归不适应,这么想着的濑名泉突然红了脸,天晓得他会害羞,慌忙把赖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的睡熊拎了起来。
“小濑你要干嘛……嗯?”不让自己好好睡,朔间凛月表示不满,没开口埋怨几句就诧异于自己声音的异常。
伸手接过面色复杂的濑名泉递来的镜子,朔间凛月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可也下意识地把脸凑到了镜子面前。
看着镜子前完全不一样的自己,朔间凛月愣了几秒才慢悠悠地开口。
“唔啊……变成了女孩子。”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又太过玄幻,濑名泉一时竟怀疑是羽风薰在从中作祟。
“既…既然这样也没办法,小熊你就当一阵子女生吧。”濑名泉内心在拼命告诉自己要接受现在这种状况,叹了一口气后朝朔间凛月伸出手想要把她拉起来,“起来,要去训练了。”

“可是小濑,这衣服好大好碍事啊。”

朔间凛月试着活动了一下就觉得好累,干脆动手要把衣服直接脱了。当衣服要被掀高到要看到胸部时被濑名泉急忙阻止以防事情朝糟糕的方向发展。
帮人把衣服整理好,想到这样的确不方便,濑名泉叫朔间凛月老实在这里等着便转身离开了摄影棚。
再回来时濑名泉手上多了一个袋子,说是临时找转校生借的衣物。
朔间凛月见濑名泉满头大汗,拿起身旁的毛巾站了起来,碍于宽大的裤子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

呜啊更像熊了……濑名泉由衷地感叹。

没等朔间凛月靠近自己,濑名泉先走上前接过了毛巾。在擦汗时才注意到朔间凛月因为变成了女生身高矮了他将近一个头。显然,濑名泉为自己可以低头看朔间凛月这件事感到愉悦,“哥哥”设定就这么被打开了。
濑名泉伸手摸了摸朔间凛月的头,笑眯眯地说好孩子好孩子乖~♪

“刚就想说了,看到小濑比自己高……叫人不爽啊。”

“嗯?你就向现实低头吧小熊。”

朔间凛月微微仰起头打量着濑名泉,没有对濑名泉的嘲讽作出回应。
被人盯着发毛,这种感觉总归让人不舒服。并不想在朔间凛月面前示弱,濑名泉挑了挑眉回瞪了去。
朔间凛月是生得一副好皮相的,濑名泉喜欢他的脸。变成了女生,棱角分明的脸变得圆润,精致的五官更加柔和,那红宝石般的眸子依旧有着蛊惑人的力量。

这个人,怎么样都好看啊。

濑名泉瞪归瞪反而一不小心看出了神。
“倒也不碍事,”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一副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露出了小尖牙。

“就是接吻有点儿麻烦。”

“……?!”

衣领被狠狠地扯了过去,濑名泉一没站稳就向前栽,朔间凛月的脸在面前放大,惊叫声因嘴唇被堵住生生咽了回去,和平时带有侵略性的吻不同,软软的舌头温柔地扫过口腔上颚带来的酥麻感舒服极了。濑名泉头一次认同羽风薰对女孩子的赞美。

“被女生的我亲吻的感觉还不错吧?”嘴唇分开,朔间凛月舔了舔自己的唇瓣,一脸得意。
马上意识到自己被戏弄了,濑名泉瞬间沉下了脸,伸手一把揪住了朔间凛月的一束长发,冲着对方的耳朵一阵大骂,“拜托你既然现在是个女生就给我有点女生的样子!矜持一点好吗别不由分说就扑上来啊……!”
“别…别揪头发……!好痛啊小濑快住手……”
看着朔间凛月一副真的要哭出来的样子,濑名泉连忙松开了手。一边吐槽自己立场不坚定没有原则一边弯下腰想要去安慰那只熊。
刚凑近就被朔间凛月一个反身伸手圈住了脖子,蹭了蹭脸颊在上面啵唧了一口。

“小濑真~好。”

犯规撒娇的下场就是被濑名泉拿起袋子糊了一脸,不过在被糊一脸之前捕捉到了恋人脸上的红晕。
装着衣物的袋子被塞到了手上,濑名泉催促朔间凛月赶紧到更衣室把衣服换了。
朔间凛月借着衣服麻烦不方便耍起赖,在重复了几句小濑我走不动后,被濑名泉一个公主抱吓得闭上了嘴。
“看什么啊?”濑名泉避开怀中人热情的直勾勾的目光,没好气地问。

“小濑好帅气,我完全被迷住了。”

濑名泉羞愤得现在只想找个缝钻进去。
在更衣室门口把人放下,叮嘱了一句便把人推了进去。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濑名泉松了一口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等候。
没几下更衣室的门就开了,濑名泉对朔间凛月的速度之快感到意外,“小濑,这个要怎么穿?”他闻声一转头就看到朔间凛月光着上半身出现在身后,少女未发育成熟的乳/房被乌黑的长发隐约遮掩了些,手指勾着肩带晃来晃去,一脸正气凛然。
“笨……!”冲击性画面在眼前炸开,气急败坏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把人抓进更衣室,“笨蛋吗你至少不要就这么光着上身就出来啊!”还好已经换好了裙子,不然濑名泉觉得从今天开始要吃起胃药了。
就算是已交往多日的恋人,在触及对方的肌肤时还是会害羞,明明更加亲密的事情都做了却还是无法适应更何况现在摆在面前的还是一个陌生的身体。濑名泉的动作有些僵硬,朔间凛月问了一句小濑这是害羞了马上被厉声否认掉了。
两条胸带小心翼翼地分别从手臂穿过挂在肩上,胸部被棉布包裹住的奇妙感觉让朔间凛月惊呼了一声,吓得濑名泉手一抖,以为自己碰触到了不该碰触的地方,慌忙把扣子扣上后,草草说了一句好了就飞似地逃走了。
唔啊,逃掉了呢。朔间凛月被惊慌失措的恋人给逗笑了,愉悦的同时更感到满足。

真可爱啊,小濑。

随意把外套一穿,感叹衣服意外地合身,打开更衣室的门后映入眼帘的是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是故作镇定的濑名泉。需要安抚一下才好呢,如果让恋人感到不安那可真够差劲。于是朔间凛月走上前轻轻抱住了濑名泉,把头靠在肩窝像猫撒娇一样蹭了蹭。

“小濑,就算我变成了女生,我也仍是小濑的小熊,不要不安啊?”
怀里原本僵硬的身体逐渐放软,朔间凛月抬手拍了拍恋人的后背进行进一步的安抚。
“才没有。”只是太羞耻了这种话他濑名泉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是是是,我的小濑最棒了。”濑名泉不说朔间凛月也知道,现在只需要好好安抚这只炸毛的猫咪就可以了。

朔间凛月心满意足地牵着恋人的手和他并肩走在去隔音教室的路上,故意一直跟濑名泉诉苦说胸部被包着好紧好不舒服,下体总觉得少了东西很空虚,大腿被风吹得感觉腿不是自己的。
注意到濑名泉变得越发扭曲的脸,朔间凛月再也憋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小濑还真是纯情呢,这就害羞啦?”

“闭嘴你这只臭熊!!!”






“哎?说了那样的话?”
“啊啊,真是让人不爽的家伙。”

来到隔音教室,鸣上岚和朱樱司早早地就在等候着了。啊啦小泉和小凛月你们终于来……天呐小凛月你怎么变得这么可爱了?!鸣上岚看到从濑名泉身后慢吞吞地冒出来的朔间凛月瞪大双眼发出惊异的叫声,听到前辈的惊呼幺子也凑了过来,马…马维拉斯!第二阵惊呼跟着响起。
濑名泉被吵得头大,把鸣上岚和还兴奋着的眼睛发着光的朱樱司按在了椅子上,进行了简单的说明,后者连连点头表示完全理解。
训练结束,与鸣上岚和朱樱司告别后,濑名泉与朔间凛月就近找了一棵树坐下休息,一时心血来潮便把羽风薰的事说了出来。

朔间凛月慢慢靠近身边的人,伸出腿,丝毫不在意裙子是否会被掀起,支起身子跨坐在濑名泉的身上。
“那么,小濑想要体会一下女孩子的美妙吗?”轻轻勾住对方的脖子,弯下身子在耳边低语后舌头开始不安分地舔舐起脸颊。
“哈?你在说什么蠢话?”
就像是在被一只小奶猫舔弄,濑名泉觉得痒痒的想要推开对方却反被牢牢地按住手。

明明变成了女生可力气依旧大的惊人,这就很不科学了。

“小熊,别闹。”濑名泉别过脸抬手捂住朔间凛月的嘴阻止即将落下的吻。
没有得逞便报复般地舔舐起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掌,抬眼仔细观察着恋人的反应,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
手心传来一阵湿润的酥麻感,濑名泉啧了一声松开手,有些嫌弃地甩了甩手。
松开勾住脖子的双手,用一只手顺着胸膛往下摸,到了腰部用手指恶意地掐了一把,刺激得身下人一阵战栗。

小濑的腰还是这么柔软,我真幸福啊。

听到这句话的濑名泉皱起眉头,脸却可耻地红了。余光扫到朔间凛月因为不端正的坐姿而裸露出来的大腿,像是想到了什么给了身上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

“别太得寸进尺了啊,臭熊。”

手掌滑入裙摆遮挡住的大腿内侧,用手指忽轻忽重地撩拨着朔间凛月的神经。

“……小濑才是吧?真是大胆呢,明明刚才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朔间凛月发出了舒服的叹息,抓住那只还在乱摸的手送到嘴边轻轻一啄。

快要融化在那道炽热的视线下了。

然后大脑短暂当机,被朔间凛月钻了空子凑上前吻住了嘴唇。
被对方的手轻抚着脸颊,往后开始揉捏起耳垂。舌头撬开牙齿,贪婪掠夺口腔中不多的氧气。
濑名泉被吻得晕乎乎的,手不自觉的揽住朔间凛月的脖子想把对方往自己那边带,潜意识想把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

“啊糟糕,好想现在就上了小濑。”

嘴唇分开时连着扯断一根银丝,看着被吻得面色潮红正不停喘息着的濑名泉,朔间凛月深红色的眸子暗了暗,心里有一处正蠢蠢欲动。

只可惜自己现在是个女生。

强压着内心的欲望,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朔间凛月再一次凑上前在濑名泉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调笑说女孩子的身体在进入小濑这方面就真的不行,稍微忍耐一下吧?

“你果然,是个变态啊。”

濑名泉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朔间凛月面前丢尽了。







昨晚与朔间凛月亲热的画面一直在脑中重复回放挥之不去,搞得濑名泉一个上午没听进去课,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引起了守泽千秋的注意和关心。
“哟濑名,没问题吧?”
“哈?我还轮不到你来关心。”自尊心超强的濑名泉表示自己不需要热血笨蛋的关心。
远处的羽风薰见着这边热闹了便凑了过来,看到濑名泉一脸憔悴,半分惊讶半分愉悦。

我说濑名君,需不需要女孩子来关怀一下啊?

濑名泉对这话很不爽,表示之前的事情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又来找事你不烦我还烦着呢。正要开口怼人,一道软绵绵的声音从3-A教室门口传来。

“小濑~”

濑名泉瞬间僵直了身子,一脸难以置信地朝门口看去。守泽千秋和羽风薰见状带着疑惑一并跟着把视线投到了已经走进来的黑发少女身上。
一瞬间空气突然凝固。几秒之后,守泽千秋的惊叫声在教室炸开。羽风薰一脸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抓起手机想拨通自家队长的电话,被朔间凛月发现一脸嫌弃地阻止了。

这种事情不需要跟兄长说。

事后羽风薰还是偷偷跟朔间零通了电话,把可爱弟弟的原话一说,就听到电话另一头朔间零古怪的哭声,不一会儿就听到葵双子的安慰声和大神晃牙的怒吼声——这些都是后话了。

朔间凛月学着普通少女踏着轻快的步伐,小跑小跳到了濑名泉的身边,伸手亲昵地挽住对方的手臂,另一只手拉着对方的手。

濑名泉被柔软的身体贴紧不敢动弹,见朔间凛月抬起头冲自己来了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眼睛微眯,深红色的眸子好似发着光。

羽风薰的目光死死盯在朔间凛月的身上,乌黑柔顺的长发,纤细的手臂,白皙的大腿……

你濑名泉真幸运。

看着周围正冒着粉红泡泡的两人,羽风薰一阵酸苦涌上心头。呜啊你们太过分了我看不下去了,丢下话转身就跑。

这时整个教室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守泽千秋早在之前就不见了踪影。

“……够了吧?”濑名泉见羽风薰离开,用手肘轻轻顶了顶身边的人。

“呼呼~反应还真有趣啊♪”听话地松开,朔间凛月对报复行动的成功表示心满意足。

濑名泉这才反应过来朔间凛月这一系列的行为的目的,他觉得有点好笑,但是感激的心情是有的。看着露出尖牙笑得得意的朔间凛月,心情没由来地好。想抬手摸摸他的头,手指却被一口咬住。
尖牙轻轻磨蹭指腹,引起轻微的疼痛,濑名泉微微皱眉,用另一只手给得寸进尺的人一记手刀,这才使朔间凛月吃痛了一声罢了手。
“突然咬上来是要干什么啊蠢熊?”对濑名泉没好气的问题,朔间凛月只是吐了吐舌头表示歉意。
收到了道歉也不再过多追究,濑名泉拉起了朔间凛月的手要离开,做了便当要一起吃吗?嗯我最喜欢吃小濑做的便当啦。开心地回握住了恋人的手,朔间凛月借着自己现在是女孩子濑名泉不好发作,可以尽情地向人撒娇。

啊啊小熊真是麻烦。

可小濑不还是愿意照顾我嘛。







与女孩子的朔间凛月交往虽然有时候很辛苦,但是从总体上来说还是一次很新奇的体验。
双休日最后一个晚上,濑名泉躺在床上总结这一个星期的交往经历,得出感觉还不错的结论。

虽然变成了女孩子但是朔间凛月还是朔间凛月,本性不变,依然喜欢在学校的某一处一躺就是个大半天。可与以往不同的是,要拿一件外套把他的大腿盖住濑名泉才放心,还得提醒几句尽量不要翻身。
朔间凛月才想反驳不翻身睡不舒服,被濑名泉凶狠的目光瞪得发毛赶紧闭上了嘴。

果然还是原来的小熊好啊。

是啊,这个身体又不能和小濑做色色的事情。

濑名泉这句听起来有些随意的话得到了朔间凛月的认同。

“咚…咚咚……”

窗户那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濑名泉的脑中回忆,起身带着好奇的目光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看清了在窗户外的是一个人,还是朔间凛月,濑名泉的脸上写满了错愕,下一秒他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飞快地冲向了窗户。

你怎么在这里?窗户很危险为什么不走门?你什么时候变回来的?

想问的问题有很多,可被一打开窗户就扑进来的人压倒在地板上封住了嘴唇。

是熟悉的带有侵略性的吻。

大脑无法思考,想问的问题跟着抛到九霄云外。

舌头彼此纠缠一番,朔间凛月退出濑名泉的口腔,用尖牙刺破了对方嘴角,吮吸着流出来的新鲜血液。濑名泉吃痛得想要叫出声硬是咬牙忍住,伸手捶打身上人以示不满。被舌尖刮过伤口的酥麻感让濑名泉一抖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捶打的力度变得连调情都不如。
朔间凛月只感觉自己是被一只小猫挠了胸口。最后舔了一下嘴角便抬起身看着身下人,痴痴地笑出声。

“……笑什么?”

“只是因为小濑太可爱啦。”

不等濑名泉反驳,朔间凛月伸手一把掀高他的上衣,抚上了胸膛。
冰凉的触感带来的刺激让濑名泉倒抽了一口气,手指在胸前画了几圈就沿着腰侧一路向下,事情快要朝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却被濑名泉一把抓住手阻止了。

“等,等一下…”

有气无力的拒绝可完全不奏效啊,还会起反作用来着。

“不要。”朔间凛月眯起眼睛笑着拒绝,微微用力就摆脱了濑名泉的反抗。
濑名泉的眸子泛着泪光,他重新看向朔间凛月,那双深红色的眸子在月光的映衬下像精心酿造的红酒更易让人沉醉其中。

“我等不及了,小濑。”带着情欲的嗓音像轻飘飘的羽毛挠得人心痒痒,“要对我一周都没能如愿进入小濑而负起责任来啊…”

抚慰还在继续,被欲望吞噬认命般地任对方玩弄,一阵阵的快感折磨着理智,濑名泉感觉自己要被活活吃掉了。

喘着气抬手轻轻地抚上朔间凛月的脸颊,濑名泉微微一笑,“听好了,我只负责这一次。”

朔间凛月侧头轻吻了那只手,俯身紧紧地抱住了身下人。

“好的好的,请小濑把全身心都交付给我吧。”




THE END


————————————————
爆胎不修不负责顶起锅盖掉头就跑嘿嘿嘿


















评论(1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