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吟钓鱼

永远只会画大头,还不好看

【凛泉】长留于我的黑夜(下)


酒吞凛x记者泉
文笔渣,不喜勿喷
略ooc
个人觉得有bug

废话:
十分抱歉……因为能力实在有限写不出自己心中的凛泉的万分之一的好!!!!所以真的很感谢能点进来的大家!!!【暴风哭泣】
凛泉真是太好了!


记者濑名泉在某一天夜里去神社调查,结果与一只名叫朔间凛月的妖怪邂逅了。
……灵异事件的真相被解开了,但报告该怎么写?总不能说是因为一只酒吞童子的睡眠引起的事件吧?
濑名泉有些抓狂,坐在桌前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着手底的稿纸。
“濑名前辈,出了什么问题吗?”坐在不远处正奋笔疾书的酒红色头发的青年——朱樱司感受到了谜之气场,停下笔朝濑名泉关切地询问。
“超——烦的,我还轮不到被身为后辈的司来关心。”濑名泉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但还是好好地安抚了后辈,“没有什么大事,马上就能解决好。”
“我明白了,濑名前辈请加油!”朱樱司点了点头便不再询问,继续埋头奋笔疾书。
濑名泉深吸了一口气,严肃地拿起了笔。
好,那就这么写。

“《真相!神社闹鬼竟真是妖怪作怪!》…………建议以后前去参拜的人们不要做出越界的举动,这是对神明的不尊重,也是对居住于此的妖怪的不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濑名这是你吗?你是濑名吗?这怎么也不会是你写出来的东西!难道你终于发现……”
“啊啊!因为我真的见到了,妖怪。”濑名泉轻敲了一下月永leo的头,“不然我不可能会这么写。”
……绝不承认这其实是自己实在瞎编不下去才选择写出事实,当然这其中也有一定的职业道德修养监督着自己。

在神社的大门前发现了正呼呼大睡着的朔间凛月,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濑名泉已经适应了这只妖怪的昼伏夜出的奇怪作息。
因为灵异事件真相还并未发布,所以神社现在除了濑名泉之外几乎没有人来。就算来了又如何?能看见朔间凛月的只有濑名泉。
现已是黄昏之时,夜晚将临。
差不多该醒了吧。濑名泉这么想着,在睡死过去的朔间凛月的一旁坐下。
原本呼呼大睡着的朔间凛月突然往濑名泉的身上蹭去,像早就知道他的到来似的,见濑名泉没有推开他便伸手揽住了他的腰,发出了满足的哼哼声。
“醒了?”
“小濑一来就醒了哦。”
“那装睡做什么?醒了就给我起来啊。”
埋在濑名泉怀里的朔间凛月抬起头来,血红色的眸子对上了冰蓝色的眸子,朔间凛月笑了,就像是恶作剧成功后露出得逞笑容的小孩儿。
“这样就能偷袭小濑……啊好痛。”
濑名泉二话不说直接给朔间凛月的头顶来了一拳头。
朔间凛月一脸无辜,抬手捂住被施暴了的头顶,用手指揉了揉。偷偷看向对方时,朔间凛月成功发现濑名泉已红透的耳朵,像颗红润诱人的樱桃。
……脸也是,红扑扑的。小濑这是害羞了?
朔间凛月趁势起身,温柔地抓住濑名泉的双肩,凑到他的耳边,伸出舌头轻舔了濑名泉的耳垂。
“小濑红红的耳垂看起来好美味。”
“什……!”
濑名泉浑身一颤,连忙拉开与朔间凛月的距离,用手捂住那只刚被舔舐过的耳朵。
朔间凛月充分地把濑名泉这副慌乱的模样收入眼底,啊被稍稍撩拨一下就这样……小濑真可爱。
“小濑在害怕?”
“只是被蠢熊的愚蠢之举吓到了而已。”濑名泉不服输。
“那为什么小濑要离我那么远?”
“好歹你也只妖怪…”
话音刚落,濑名泉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发觉自己又被压在地上并牢牢地被限制住行动。
朔间凛月凑近了他的脸,在他的耳侧轻呼了一口气,满意地感觉到了身下人的颤抖。
“骗、人。”
如魔鬼的低语。
“知道我是只妖怪还接近我,小濑是不是太没有防备心了?嗯~不过我很欢迎就是了。”
“哈?明明一开始是你……”
朔间凛月没有回应,他缓缓站起身,连带着把濑名泉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家伙看起来萎靡不振的却有惊人的力气,真叫人不爽。
站稳后,濑名泉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握着,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喂熊间……”
刚叫出名字,濑名泉被朔间凛月接下来的举动震惊到了,想说的话瞬间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朔间凛月轻轻托起濑名泉的手,低头用尖牙在那修长的手指上轻磨再啃咬,弄得濑名泉满脑子酥麻麻的。
“我选择了你,小濑。”
“所以你才能看到我。”
“你愿意长留于我的黑夜吗?”

记者濑名泉在某一天夜里前去神社调查,结果与一直名叫朔间凛月的妖怪邂逅。再过了几天,濑名泉收到了朔间凛月的告白。
……自己原来早就被妖怪看上了吗…?
虽然对这种被决定的感觉很不是滋味,但是濑名泉还是在深沉地叹了一口气后认了。
谁叫自己在朔间凛月这里栽了跟头了?
“‘长留于黑夜’说得好听,我可陪不了你这蠢熊那么久啊……”濑名泉伸手轻抚着正安稳睡在自己膝盖上的朔间凛月柔软的黑发,想到充满未知的未来,眼神稍微有些遗憾。
“小濑,感到不安吗?”
可能是自己的小心思被察觉到了——什么啊妖怪都有读心术吗?朔间凛月难得在白天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因为不适应阳光所以眯起了眼睛。
“老实说有点儿。”濑名泉实话实说。
像是要让濑名泉安心下来,朔间凛月亲吻了他的脸颊,然后又转移到了嘴唇,试探一般小啄了一下后缓缓离开。
看到濑名泉流露出不解的神情,朔间凛月用小犄角温柔地蹭蹭了濑名泉的脸,然后用软绵绵的声音说:“小濑就安心待在我身边就好。如果到了的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我会让小濑变成我的同类,到时候你就永远是我的东西了。我很期待那个时候可与我在无尽黑夜之中起舞的你。”
“蠢熊你给我好好睡你的觉。”像是在掩饰什么,濑名泉伸手把朔间凛月的头往自己的膝盖上按。听到那人因为呼吸不畅发出的“噗哼”声,不禁笑出了声。
朔间凛月听到了,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蹭了蹭对方既温暖又柔软的大腿,然后合上了双眼,再一次睡了过去。
至少现在,我能陪在你身边。



一人一妖怪相伴了大半个世纪。在濑名泉寿终正寝后,朔间凛月把小心翼翼保存好的濑名泉灵魂安放在了一条美丽强大的白蛇体内。
又过了几百年的等待,朔间凛月终于等到了已幻化成人形的白蛇,在自己面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好久不见,小濑。”

他们的故事再一次开始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