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吟钓鱼

永远只会画大头,还不好看

【凛泉】长留于我的黑夜(中)


酒吞凛x记者泉
文笔渣,不喜勿喷
略ooc
个人觉得有bug

废话:
栗子一开始就在那棵大树上了,只是泉泉并看不到他。至于为什么之后能看到了呢…?大家都应该知道了吧!栗子计划通x

酒吞……童子?那个强大的妖怪?
濑名泉竟觉得有点好笑。
面前的这只妖怪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不过脸还是长得不错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精心酿造的上等红酒,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还有不得不说的是,这妖怪还没他个儿高。
果然这家伙是假冒来吓人的吧?中二病?这么想着濑名泉觉得更加好笑了,不知哪来的勇气,濑名泉往对方额头上的犄角伸出手,然后用力揪了一下。
“……好痛。”黑发青年拨开濑名泉的手,因疼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不会吧?是真的?!
惊得濑名泉的眼镜差点从鼻梁上跌落,吓得濑名泉转身就要走。
在刚要转身的一瞬间,濑名泉被一股大的惊人的力气按倒在地,黑发青年一个“嘿咻”跨坐在了他的腰上。
条件反射想要挣脱,却被牢牢地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超——烦人的,是真家伙啊。
濑名泉对自己刚刚的鲁莽之举感到后悔,不过他也不慌,既然没办法动那就死死盯着此时面带善笑的酒吞童子,看他能拿自己怎么办。
“哎不要走那么急嘛,和我坐下来喝酒聊天如何?”酒吞童子没有在意身下人锐利的目光,向他发出了邀请。
看到濑名泉换了一副见了笨蛋的表情,酒吞童子立马补了一句,“啊这里是朔间凛月,你呢?”
“……濑名泉。”
“名字好长啊叫起来好麻烦……我叫你小濑好不好?”
你真的是一只妖怪吗?还有你是有多懒?
“先从我身下下来。”
朔间凛月很听话地离开了濑名泉。
重获了“自由”后,濑名泉当机决断从这个鬼地方出去,他刚站起身,突然感受到了背后那道炽热的视线,使他再一次无法行动。
感受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威压,濑名泉不清楚自己要是轻举妄动酒吞童子会对他做出些什么事来,于是他放弃似地大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对朔间凛月。
“你到底想怎么样?”
“嗯?叫小濑陪我喝酒啊。”
老想说了,才刚见面就叫得那么亲热真让人不舒服。
“哈?为什么我要来陪你?”
朔间凛月停顿了一下才开口回答,“因为只有你能看到我。”
这个回答让濑名泉惊讶得瞪大了双眼,复杂的情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是什么?对他的同情?还是和他产生了某种共鸣?
“稍微……走进我的黑夜吧?”
朔间凛月的声音本就好听,在向濑名泉发出请求时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更加低沉,沙哑——仿佛是在蛊惑人。
事实上濑名泉的确被蛊惑了,他轻甩了下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却还是向他点了点头。
“一下下的话……姑且可以。”


“唉……”不知道叹了几次气了,濑名泉靠坐在大树底下,无奈地看着与自己并肩坐下的此时正一口又一口喝着酒的酒吞童子——朔间凛月。
在不耐烦地听了朔间凛月打了又一次满足的酒嗝后,濑名泉终于坐不住了。
“喂!说着叫我陪你喝酒聊天,可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喝酒,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这个点儿我可是要睡觉的!让我傻坐在这里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呜?!”
还没抱怨完嘴巴就被葫芦嘴塞住,随即有些辛辣的酒水灌入了喉咙,把濑名泉刺激得猛地打开朔间凛月拿着酒葫芦的手,然后捂住嘴猛烈地咳嗽起来。
“你……你咳咳咳!你这家伙——!”
“小濑你这样好像老妈子哦。”
“啪——!”一根名为理智的线就这么断了。
为什么这个人,不对妖怪能这么轻易惹恼自己?!
如果这里是天台,他濑名泉铁定要把朔间凛月扔下去。
可看到朔间凛月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又发不起火了。
……和一个妖怪计较什么?
再三在心里强调不是自己心软后,濑名泉沉住了气。
“喂。”
“嗯?怎么了小濑?”
“在这神社搞出这么些事情的是你吗?”
“貌似是?”
“什么貌似不貌似的……”
“我白天都在睡觉。”
昼伏夜出?这家伙其实是吸血鬼吧?
“可能是睡觉的时候打酒嗝了吧…嗯~有些胡来的人类打扰了我睡觉,会遭到来自我充满怨念的目光哦。”
都对上了,是这个家伙没错。
揭开了真相之后,濑名泉莫名觉得很轻松。
“熊间。”
“什么啊这是?”
“你超烦的啊,怎么?不允许我给你取外号?”
“没有啊,我很开心的。”
朔间凛月冲濑名泉笑了笑。
这妖怪……真是该死的好看啊,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差不多吧。”
“真亏你耐得住寂寞啊。”
濑名泉不由得垂下了眼眸。
察觉到了濑名泉轻微的情绪波动,朔间凛月轻握住了濑名泉的手,抢在对方挣开前开了口。
“可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啊。”
“哈?”
濑名泉僵住了,往朔间凛月看去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朔间凛月依旧是那样笑着,笑得人心痒痒。
“因为我现在遇到了小濑,遇到了一个可以看见我的人啊。”
……他真的是妖怪吗?
只是一个怕寂寞的臭小鬼而已吧。


濑名泉的心房就这么不经意间被朔间凛月轻轻撬开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