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吟钓鱼

永远只会画大头,还不好看

【凛泉】长留于我的黑夜(上)


酒吞凛x记者泉
短篇已完结,看我码字速度x
文笔渣,不喜勿喷
略ooc
个人觉得有bug

废话:
看到pvp泉突然发疯,联想月色和怪谈就来了灵感x
只是想把自己的脑洞分享一下
简单来说就是人类与妖怪的相遇相识相依的故事!



结束一天繁忙工作的濑名泉骑自行车载着结束表演的月永leo,两人披着月光行驶在马路上。
“濑名!我接收到来自宇宙的电波了哦!”坐在后座的月永leo兴奋地挥舞起了双手。
“好了我知道了!请你坐好不要乱动!”好不容易扶稳了被月永leo一动开始左右摇摆的自行车,濑名泉松了口气后立马转头提醒了后座某个不安分的家伙。
“濑名做记者很辛苦吧?”月永leo很听话地不乱动了,过了一会儿突然一本正经地抛出了一个疑问。
“哈?超——烦人的。”濑名泉没好气地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濑名明明是个记者却被委派来调查灵异事件!啊会是宇宙人在作怪吗?喔喔喔灵感突然涌上来了!濑名和宇宙人在月下奏起了邂逅乐章!我真是个天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座的人又开始滔滔不绝,濑名泉很无奈。
什么宇宙人啊,能相信这种东西的也就只有这个人了吧。


“濑名!明天见啦!☆”
点了点头以回应月永leo热情的告别,濑名泉踏起自行车再一次闯入月色之中。
濑名泉所负责的灵异事件的调查大概就是在一经常有人光临参拜的神社里总有人听到奇怪的声音,在参拜时总觉得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种种一些在濑名泉来看来近乎可笑的事情。
超——烦人的,一个个都相信这种荒唐到不行的事,又不是小孩子了。没办法啊,就由我来打破这些无聊的念想吧。
濑名泉嘀咕了一路,自行车停在了一条台阶下,台阶的尽头就是那“闹鬼”的神社。
神社被棵棵树木包围着,月光在这里得不到充分的照耀,使显得阴森森的。不知道上面如何,至少现在站在台阶下往上看是这样的。
…果然还是晚上的氛围好。濑名泉叹了口气,朝通往神社的台阶迈出了第一步。
在神社的一个角落,躺在树下的黑发青年睁开了在月光的映衬下似发着光的血红色眸子。
“啊,人类。”缓缓举起右手中的酒葫芦一番畅饮后,黑发青年伸了个懒腰,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登上最后一层台阶,濑名泉来到了神社前。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上面并没有跟下面一样漆黑,月光有好好地为神社披上银辉。
这使濑名泉松了口气,什么啊原来没有那么黑啊。
很快恢复正常心态,濑名泉开始在神社的周围进行简单的搜索。说是搜索,其实就是闲逛了几圈。
在闲逛了好了一会儿以后,濑名泉终于忍不住大吼,“哪里有什么灵异事件啊?超——烦人!”
话音刚落,好像在回复他的话,濑名泉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嗝…”
???
濑名泉对这声音有些摸不着头脑。不一会儿,他嗅到了一股酒香。
“……酒?”濑名泉立马意识到这里除了自己还有其他人在,刚刚那个声音其实是酒嗝吗?
荒唐!哪有人大晚上不回家在这儿喝酒?是幻听吧!
濑名泉试着安慰自己,但突然遇到这种奇怪现象还是引起了他的警惕心。
“……嗝。”
又一声!还比上次更清楚了!
这下濑名泉彻底不再自欺欺人了。
去一探究竟吧。
下定决心后,濑名泉随着声音的来源寻去。


眼前出现了一颗大树,这地方刚刚还来过,明明什么都没有。可现在,那棵树的树干上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带红边浴衣的黑发青年。月光撒在他身上,好似他在闪闪发着光。
濑名泉眯起了眼睛,不知为何他想到了月永leo不久前说的话,于是下意识向树干上的人询问——
“……宇宙人?”
他看到黑发青年伸了个懒腰,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随后从树干上轻盈地跳落到了地上,抬起握着酒葫芦的右手往后背随意一甩,慢悠悠地朝他走进。
当到了一定的距离时,黑发青年额头上的两支红色的小犄角深深映在了濑名泉的眸子中。
——他不是人类。
大脑响起了警报,可太晚了,黑发青年离自己已经很近了,近到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哎……”黑发青年直视着濑名泉的眼睛,轻轻朝右边歪了一下头。
“不是什么宇宙人哦,是酒吞童子。”


濑名泉和“宇宙人”的邂逅乐章奏响了。


TBC





评论

热度(20)